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午夜听雨

  发布时间:2015-06-23 08:52:28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其实,我更偏爱夏天的雨。今夜忽地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带着一丝丝清凉,原本闷热的空气顿时凉爽了许多,霎地感觉这雨比春雨还好!

    此时,夜色阑珊,窗外那雨顿时把我烦闷的心情一扫而光,刚刚伏案写作的劳累也随之云消雾散。妻和女儿在卧室酣眠,我独自在书房冥思遐想,索兴带上耳机,配点音乐,这情形虽无“夜雨寄北”之惆怅、亦无“冰心玉壶”之离愁,但也着实让人惬意至极。

    伴着丝丝雨风,阳台边徐徐送来一股股清新湿润的栀子花香,我冲上一杯咖啡便细嚼起那窗外的雨来。那雨声时而似婴孩的夜啼,时而如一首诗朗诵,又或像一首催眠曲,丝丝缕缕缠绵不断,轻轻地、浅浅地把我唤入心猿意马的思绪中……

    思绪似雨丝般蔓延,牵着我来到妈妈家的小菜园,我和妈对它颇是喜爱。菜园分大小两块,大的有四间中学教室那么大,小的有一间大。妈是个勤劳的人,闲不住,退休后她几乎每天都泡在菜园里,侍弄着这一片生机盎然的小菜园。

    年复一年的辛劳自然换来收获,如今园子里种的果树早已是硕果累累。每当果子成熟时妈却怎么都不舍得吃,用心收好,单等假日里盼着我们回来,拿给我们品尝。而蔬菜却总是摘下择好,一遍遍地催促我们去拿。闲暇时,我也常去帮着浇水、翻地,实则收摘果实的时候最多。妈总说:自家种的菜,没污染,吃着对身体好!每次都让我们多拿点,自己却一点都不留。

    老两口形影不离、相濡以沫。菜园是老爸一锄一锹垦荒而来,成了妈妈的宠爱。往日里总是见到爸浇水翻地,妈栽种收摘。岁月使然,近来,老爸身子骨一日不比一日,越发没有以前那么硬朗。菜园里最怕缺水,妈见我总是唠叨:“你爸说菜园缺水,不侍弄了,身子骨又不行,每日浇地难得很!”可每次去,却总是看见他们仍在那里不停地劳作着……

    是的,爸老了、妈年龄大了。那天,我帮着他们翻地种菜,妈在一旁蹒跚着掂水浇地,爸则呆坐在一边休息良久,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仰望着我们……往前,每当我要下地时,老爸总是拦在我前面,乐呵呵非要地自己去做!如今他已然失去那份倔强。

    午夜,雨还在尽情撒欢地萌哒哒的下,她仿佛读懂我的心思,也仿佛看见我的至亲相视抿笑。

    万籁俱静雨声润,桃红杏黄正适宜。掬起窗外那一捧雨水,合着清脆的雨声,欣然起笔,仅以此文献给我的爸爸妈妈,祝福他们健康长寿,生活愉快!

责任编辑:李九宾    


关闭窗口

您是第 5889702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myq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