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感念师恩

  发布时间:2014-09-03 16:44:14


    秋风送爽,丹桂飘香!九月的脚步近了,因为教师节的即将到来每每会沟起无数美好的记忆。是啊,30年了,我从一个懵懂无知的高一新生,成长为一个年过不惑的人民法官,曾经的往事渐行渐远,那无数个挑灯苦读直到很晚的夜自习,那一次又一次失魂落魄几近崩溃的期末考试......那已经逝去的青春!然而,那一个又一个或严肃可敬或和蔼可亲的老师,却仿佛一盏盏夜明灯,又或是一座座航标,为我指引着前进的方向,深深地眷刻在灵魂深处,成为永恒的记忆!

    我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乡下的村子里读的,教书的也大多是民办教师。说是教师,其实就是村子里有些文化的村民,上课的时候是教师,下课之后还是要去务农的。那时候,我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不管什么内容,只要是书,总会爱不释手。但是,因为家里拮据,弟兄五个都要读书,父母是没有条件给我们订阅任何报纸、书籍什么的。记得读初二那年,有一次在老师办公室看到一份《中学生语文报》,很是投入,竟然没有注意到语文老师魏克明已经来到了身边,心中怯怯地想:糟了,偷看老师的东西,一定要挨批了!完全一副无辜的样子。没想到,结果不是我想的样子,语文老师不但表扬了我,而且自费为我订阅了两年的《中学生语文报》。而那时,民办教师的所谓工资是很聊聊的,况且,多年之后,从比我小两岁的语文老师的儿子口中得知他的父亲从来没有舍得为他订过任何一份报纸。一份报纸,为我插上了理想的翅膀,让我走出了故乡的黄土地,走上了追寻梦想的道路......每年春节回乡下的时候,我总要带上女儿到老师家里拜访,相谈甚欢,以至于读了研究生的女儿总要调侃我“男儿有泪不轻弹......”

    “和耀,我想你了,可以去看看你吗?”记得那是2008年秋天的一个早上,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电话让我觉得莫名其妙:谁?不会是恶作剧吧?“我是陈爱莲老师,你听到了吗?”就在我闪念之间,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是,读司法学校时的辅导员,从1990年毕业已经18年了,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老师的声音,70多岁的人了,声音还是那么洪亮!“好啊!您什么时候来?我到学校接您,好吗?谁陪您一起来.....?”我激动地连珠炮似地发问。接着,我特意向单位请了假,安排好了住宿,恭候老师的到来。在学校的时候,从学习到生活,陈爱莲老师对同学们一直都要求很高,以至于背地里被大家起了“马列主义老太太”的绰号,而我由于担任组织委员,要求就更是严格,每一点成绩和进步都凝聚着老师的心血和汗水。在接下来一天半的时间里,我陪着陈老师一起吃了获嘉的风味小吃,看了县城的风景,聊了自己的生活、工作情况,看得出来,陈老师很是满意,不住地点头微笑。我记忆最深刻的是,那天晚上我们一直聊到10点多,当谈起那个所谓“绰号”时,陈老师开心地笑了。后来,我专程驾车把陈老师送到了新乡,和新乡的两位同学做了“交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要向前看!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只要努力,将来一定会有好结果的!”这是一封保存了26年的信,虽然信封已经变黄,老师也已经79岁高龄了,但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那样的清晰,老师的形象一直那样的高大。高中时因为担任语文课代表,所以与担任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的周会翔老师交往特深。当年高考的时候,因为发挥不理想,只考取了一个中专,所以心有不甘,打算边读书边复习,来年再考,写信向老师汇报思想,于是,便有了这封有特殊意义的信。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认真地完成了司法学校的学习,并积极投入到自学考试中去,先后自学完成了大学专科、本科的学习,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如果说有什么动力的话,我想真诚地说:谢谢您,老师!您的一次又一次鼓励与支持,是我人生力量的源泉!

    “听说有一种神奇的草,老师吃了就不会变老......”,这是网络上流行的一首歌《老师不会老》,真的希望有一种草,老师吃了不会老!

    谢谢您,老师!

    祝福您,老师,教师节快乐!

责任编辑:L    

文章出处: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5908895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myq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